志工心事

同理非同情

20 NOV 2018
計畫/ 舊鞋救命

每天早上我們都要晨禱,雖然不是基督徒,但我還是非常喜歡晨禱的時光。
因為我每天早上都能聽到⼀個⼈真誠的說出他的故事、他的想法,
或許我並不完全認同,或許故事 很無聊,但那都是豐富⾃己的一種過程,
提醒自己以後要記得做什麼、原來不要做什麼。

幸運的,我亂選也能選到我最有想法的一道分享題目(人生會不會太幸運),
名為「同理非同情」。 就我的理解,兩個詞的意義如下:
1. 同理
造句:「你要有同理⼼啊!要是你男友背叛你,你還能這麼冷靜嗎?」
因此同理是站在對方的角度想事情,想像若是⾃己,會如何處事。
2. 同情
造句:「你一點同情心也沒有嗎?她哭成這樣你還跟她要衛生紙的錢?」
因此同情是站在⾃己的⾓角度,心疼、可憐某人,而產生的個人情感。

在肯亞,一片資源匱乏的土地,同情的短時間意義或許比同理大,
但同理心才能讓他們活得更有價 值、更長遠,也能讓⾃己更理解這世界的無常與運作。

我們去了一個育幼院名叫Precious Kids,那裡養著百來個心智或肢體有殘缺的非洲小朋友們。
我有點震驚,因為畢竟台灣的都沒見過,一時真有點無法承受。但仔細看著這些小朋友們,久了其 實並不覺得他們可憐而不忍再看。
我感受到他們因我們的來臨而興奮;主動握著我們的手、抱在我們身上不願意下來,搶過我們的相 機想幫我們拍照,
拉著我們去看衣櫃有好多捐贈的衣服。我慢慢地因為他們開⼼心而覺得非常、非常 的開心。

其實我們能做的那麼有限,短短12天後回台灣後也還有⾃己的生活,同情悲傷說真的有什麼用呢?
(當然,除非回台灣後⼤力捐贈,這也是超棒的選項)幾個小時內,
如果可以帶給他們快樂,也讓 他們感受到我的,時間或許會過得更更有價值吧。

我不知道我有沒有成功傳達我的感受:我們視他們為平等;我們彼此都極少⾒到像對方這樣不同的人種;
我們與他們一起玩,彼此的快樂是⼀樣的,並不存在誰可憐誰。
我想具備同理心,用他們的眼睛看看⾃己是怎樣的存在,用他們的⼼想想⾃己該為他們做些什麼。
我的答案是,在他們⾝身邊時⽤力玩、⽤力笑、⽤力打招呼,
離開後,⽤雙手做點對社會更有貢獻的事,可能是⼯作、可能是捐款;
或等有錢有空了,再去一次肯亞,⽤另個12天擁抱他們。

只願未來有⼀天,世界可以變得更公平一些。


By 九月肯亞舊鞋救命團團員- House